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 -> 我的偉大的衛國戰爭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1888章 卡氏的設計

第1888章 卡氏的設計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也就是說,你有意在我的設計上增加一些新的創意?”楊明志以好奇的目光看著提出疑問的卡拉什尼科夫。

    “當然!局長同志!”卡氏言直口快的說:“這幾天我一直在研究您的設計圖紙。我非常認可您研發的槍械質量上乘,但是一些地方還是存在改進余地。”

    “那好,您說說。”

    “嗯……例如,它的槍托可以換成木頭。還有普通型號的槍管應該有所加強,以保證精度。”

    “這些都是些小問題。”楊明志聳聳肩,他估摸著卡氏怎么可能庸俗的提這點無關僅要的問題?他明顯還有想說的。

    楊明志猶豫了一下,繼續道:“我承認,基礎版本的突擊步槍,它射擊遠距離目標精確度必然不如傳統栓動步槍。因為我們使用的彈頭更輕,您不能強求它太多。不過槍管加長的確能提高精確度。”

    卡氏點點頭:“除此之外……嗯,我還有一個想法。或許,您……您會反對。”

    卡氏顯得頗為拘謹,楊明志立刻坐正身子,他估摸著卡氏終于要說明自己最關鍵的某些想法。

    “您說吧。”楊明志干脆提高一個音量。

    “是。您應該知曉我今年傷愈后,就在我自己的作坊里設計了一款沖鋒槍,因為它我成為輕武器設計師。”

    楊明志想了想,自己的確知道卡氏搞出了一款沖鋒槍,之后好像就沒下文了。

    一開始,蘇聯的沖鋒槍是捷格加廖夫負責研發生產,之后是斯帕金接過重擔。如今斯帕金的作品**沙沖鋒槍,一直保持著高產。那么卡拉什尼科夫的設計,它就像是一顆星星,被太陽的光輝淹沒。

    楊明志有意聽卡氏多聊聊自己的杰作。

    “局長同志,我對于槍械的擊發原理有自己的想法。也許我們可以……”說罷,卡氏干脆站起來,從自己的一個小行李包里翻出自己的筆記本,他嫻熟的翻出一頁,親手交到楊明志的手里。

    “這是什么?一種槍械的槍機設計?看起來的確如此。”

    “是的,局長同志。這就是我設計的沖鋒槍,它的槍機原理。”

    卡氏可以確定自己的局長別列科夫,其人雖然也就比自己年長十歲,在槍械研發方面的建樹是毋庸置疑,而起他還有很多保留。

    卡氏在臨出發之前又和年邁的費德洛夫談了談。

    那時費德洛夫非常直白的指出:“這個來自東方的別列科夫不一般,即便是現在他還藏了很多東西。他是輕武器研發方面的天才,在重武器方面也有巨大建樹。你必須向他學習,以后才能真的獨當一面開創自己的事業。”

    實際從現在開始,卡氏恨不得將楊明志的知識全部學走。

    卡氏一樣有自己的想法,例如他自己搞出的沖鋒槍那獨特的槍機系統。

    楊明志看得出,卡氏拿出來的系統必定是“半自由槍機”,而且是相當非主流的“半自由槍機”。

    卡氏的這番設計,與自己的導氣式完全不是一個套路,甚至和傳統的“半自由槍機”也有很大差別。

    一顆子彈打出去,它產生的強大后坐力推動槍機后退,這一力量最終將第二顆子彈拿出,并在彈簧的作用下將子彈推進槍膛,而這就是“自由槍機”。

    在槍機里安裝一些特別的部件,來削弱后坐力,其主要目的就是降低射速。

    畢竟采取自由槍機射擊的武器,它往往具有夸張的射速,這在實戰中往往是弊端。

    卡氏想到一招,它選定的特別部件是一個旋轉套管。當子彈打出去,后坐力首先作用在這個套管上,套管旋轉著后退,之后才把力量作用在螺旋尾管。

    該系統居然作用在沖鋒槍,它是非常罕見的。而且平心而論,這套系統是有些復雜,它的效果實際也是非常好的。

    子彈的后坐力得到削弱,不但減緩了一度瘋狂的射速,還降低了整體后坐力與震動。作為巷戰神器的沖鋒槍,它最好能把后坐力和震動降低到普通的女人都能駕馭的程度。

    昏暗的車燈照耀下,楊明志的雙目瞪得很大。

    “卡拉什尼科夫同志,這就是您的設計?”

    “是的。”

    “哇!真是一個獨特的設計。”

    “您過獎了,它真的不是我首創的。”

    “但是您利用這一系統研發出自己的槍械。也許您只要知曉一個槍機系統,就能立刻著手研發了?”

    面對這一問,卡拉什尼科夫毫不謙虛:“是的,局長同志。我有一個想法,也許我可以用這套系統研發我自己的突擊步槍。”

    “您?”楊明志腦子嗡的一下,接著趕忙淡定住精神。

    “您覺得如何?”卡氏趕忙問。

    “那就嘗試一下吧。”楊明志想想說:“年輕人就該有自己的想法,我支持您去嘗試。不過,也許現在不是個好時機。”

    “啊?”卡氏估摸著,也許局長是委婉的不喜歡自己的設計?“局長同志,我的設計不成熟,我還會繼續改進。”

    “您當然要改進,我也支持您這么做。不過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比較棘手。”

    “是什么問題。”

    “唉!”楊明志站起身,他的眼眸看向戶外的黑暗,亦是透過精面反射,看到卡氏疑惑的臉。“歸根結底還是成本同志。親愛的同事,您的設計有非常重大的特點,它完全可以發揚光大,然而您的設計還是比較麻煩,雖然它可能會帶來很大好處。”

    “您在擔心成本問題。”

    “對的。用這一系統研發突擊步槍,我覺得是沒有問題的,甚至是發射全威力彈一樣沒問題。就是當下我們的大環境決定我們這些武器研發專家們,必須體諒聯盟的物資困難。我們必須用最少的材料成本和時間,生產出性價比最高的武器。現在我們的沖鋒槍被斯帕金的作品壟斷,我聽說了您的射擊獲得一些獎項,可是它并沒有得到量產批準。您看,為什么我的突擊步槍突然就得到量產批準了?!”

    “是成本問題,還有可靠性的問題。”卡氏嚴肅的說。

    “您說的很對。”楊明志轉過身,“如果不是我的武器大規模采用沖壓加工,又有不間斷射擊三千發子彈而沒有根本性損毀的事實,我也得不到量產的批準。但是您的這套系統我很贊賞。不僅僅是您選用的獨特槍機,還在于您在保險與擊發上的設計理念,你我是一樣的。都是一個扳手設定三個檔位,保險閉鎖、半自動和全自動。這種設計是獨特又奢侈的,軍隊現在用的沖鋒槍,僅有一個全自動模式。”

    這時候,卡氏覺得局長的話多少帶有施舍與批評的意味。

    卡氏提起胸膛:“局長同志,我還是想試一下,哪怕只是原型槍也好。”

    “那好,我支持您去嘗試。不過我更喜歡導氣式的槍機結構,它更加簡單也更容易生產。”說著,楊明志捏著自己剛剛冒出胡茬的下巴,“也許我們的設計局可以開發新一種類型的突擊步槍,或許僅限于圖紙。”

    說起來,楊明志覺得自己之前和卡氏的幾次交談,這里的“商業互吹”意義更大一點。

    打心里楊明志對于卡氏真是非常尊重,而在年輕的卡氏看來,做出過重大貢獻獲得巨大功勛的別列科夫將軍兼顧局長,他對自己的尊重簡直是個迷。卡氏已經意識到,局長對自己的尊重完全不是看在費德洛夫的面子上,仿佛就是單純對自己才能的尊重。

    “也許,是因為我又有才能,又一表人才?”

    卡氏可不是自戀的人,但他也猜不透這里的隱情,終歸自己現在成了別列科夫將軍的下屬。

    ……

    夜已經非常深了,當楊明志和卡氏針對槍機問題高談闊論時,完全不懂的格里申科只能坐在一邊抽著煙看報紙,而多布洛夫想介入卻無奈接不上話茬。

    一時間多布洛夫無法沒有自卑情緒,可那又能怎么樣呢?誰叫人家卡氏已經能獨當一面設計槍械,自己卻只有拼命學習局長的設計儼然就是一高級助理,距離獨當一面還很遠。最可悲的是,自己震驚于局長的設計,目前還是沒有任何的獨立想法。

    多布洛夫想不通,局長難道真是慧眼識人?不怎么了解的情況下,就要求費德洛夫交出自己的弟子。

    多布洛夫只能暫且保持安靜,他就躺在豪華車廂的一個獨立房間內,努力睡眠。

    另一個房間,裹著毯子平躺著的楊明志,他的思緒豈能平靜。

    楊明志已經想好了,等與老部下見面后,就和他們好好探討未來的仗怎么打。雖然根據自己和斯大林、朱可夫的約定,根本不會向那三人透露,蘇軍不但要在北方施行一次本年度最大規模的反攻戰役,主攻目標還是重鎮斯摩棱斯克。

    不過,犬牙交錯的前線幾乎是半透明的,德軍的滲透間諜和偵察飛機又不是傻子瞎子,他們獲悉蘇軍出現大規模增兵,難道會愚蠢的覺得平安無事?怎么可能!

    楊明志估計,三個老部下已經能猜到很多,到了那個時候就和他們好好聊聊如何去打帝國師。畢竟他們的部隊要調給第39集團軍,其主要敵人就是德軍的帝國師。

    見了面該聊些什么,已經不是楊明志發愁的,如今他更關注卡拉什尼科夫剛剛拿出來的堪稱非主流的槍機設計思路。

    半自由槍機的突擊步槍?它不是什么新鮮玩意,在那個位面,最先搞出這種設計的就是蘇聯人斯帕金。

    而那一次的突擊步槍審評大會,最終成就了卡拉什尼科夫的名號,卡氏終于還是放棄了半自由槍機的設計,選用了那時候更有發展前途的導氣式。

    且說斯帕金的提交給“步槍委員會”的樣槍,那款自由槍機的突擊步槍,打了區區三百五十發就被宣布報廢。原因無他,斯帕金覺得所謂突擊步槍,不就是大號的沖鋒槍。抱著這一思路去搞,結果壞在了槍膛上。

    本時空全世界的冶金業一直在發展,然而還是遠趕不上下個世紀。

    在21世紀,人類已經在運用可以耐受三千度高溫的金屬材料,這在二戰時期可謂天方夜譚。

    以二戰時期蘇聯的冶金水平,制造出極高質量的槍膛與槍機部件是艱難的,如果可以,也必是耗費巨大財力,這就和蘇聯所謂“槍械是一種必然的消耗品,要保證質量的同時盡量廉價”的里理念相左。

    就是因為冶煉技術不達標,迫使通用機槍總是得換槍管。

    左輪步槍也成為總愛炸膛又嚴重漏氣的奇葩,致命的缺陷幾乎堵死了其發展前途。

    不過那種設計并非一無是處,經過一番改造讓其發射槍榴彈,成為低膛壓低初速的手持式半自動槍榴彈發射器,它是完成可以勝任的。

    如果時代在進步一百年,許多這一時代的困境就迎刃而解了。

    在那個位面,戰后的德國研發出的g3步槍,用的是“半自動槍機”的系統,并一直作為部隊的制式武器。它是發射全威力步槍彈的自動步槍,而它的槍膛能夠承受全威力彈的巨大膛壓,槍機系統也能受得住更大的后坐力。它成功的背后,就是有科技進步的功勞。

    但就目前這一時代,研發導氣式槍械,蘇軍根本就不存在技術困難。

    從莫斯科到彼爾姆,它并非一段漫長的旅途。

    這條鐵路線是雙向的,行駛其上的軍列數量龐大又都肩負重任。

    實際上,自從斯大林和朱可夫完成“火星行動”的戰役規劃,針對后勤物資調動的調整就展開了。

    打仗就是打后勤,要施行一次龐大的作戰,勢必要消耗巨量的炮彈和子彈。何況當前的勒熱夫前線,蘇德兩軍的交火從不尖端,雙方每天都隔著戰線終中間五公里左右的無人區互扔炮彈,故而每天的炮彈消耗量都很大。

    蘇軍能輕而易舉的應對加里寧方面軍和西方面軍的日常彈藥消耗,如今,計劃運抵兩支方面軍手里的彈藥量暴增。

    最直觀的體現就是,莫斯科以東的鐵路網繁忙程度更上一個臺階,尤其是莫斯科彼爾姆這條線,每天前往莫斯科的貨運軍列數量增加了二十個,合計可是超過一千個車皮!

    楊明志輕而易舉的注意到這一異常變化,他看不到全封閉車廂里裝的是什么,然而平板車上蓋上防雪帆布的大型設備,它們就是蘇軍正在大規模使用的t3476坦克,以及數量更過的野戰炮。

    他估摸著,怕是許多76毫米炮根本就是在彼爾姆的貨運車站裝車拉走的。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体彩投注站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