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明廷 -> 明廷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一百八十四章 最后的山海關

第一百八十四章 最后的山海關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這小姑娘說丁家小姐,周正立時知道誰找他了,道:“領我去。”

    小姑娘悄悄瞥了眼四周,帶著周正走向不遠處一個角落。

    丁家小姐站在角落里,神情看似平靜,眼神里卻很是躊躇,猶豫。

    周正來到近前,打量一眼,道:“嫂子。”

    他與這位未過門的嫂子之前是見過一次,還算認得。

    丁小姐沒有尋常女子的羞澀,看著周正,勉強的笑著道:“我找你,你不會見怪吧?”

    丁家與周家的關系現在有些僵,丁家老爺堅持悔婚,丁小姐的處境十分尷尬。

    周正微笑,道:“沒什么見怪的,嫂子找我有事?”

    丁小姐看著周正,又小心的瞥了眼四周,走進一步,低聲道:“我聽我娘說,你與橫平是不是認識一位景湖先生?”

    周正一怔,道:“嫂子……丁伯母怎么會知道?嫂子為什么問這個?”

    丁小姐又看了眼四周,低聲道:“我聽我娘說,我爹十分敬重景湖先生,若是,若是他出面,我爹可能會改變主意。”

    周正明白丁小姐來的目的了,認真的想了想,道:“好,我來想辦法。”

    丁小姐臉上露出一點笑容,說完似乎徹底松口氣,有些心虛的解釋道:“我與橫平都不小了,我爹,做的也不對。”

    說到底,還是你倆有情有義,舍不得放手。

    周正心里暗笑一聲,面色如常的道:“嗯,我想個穩妥的辦法。”

    丁小姐認真打量了周正一眼,剛想再說什么,她的婢女快步走過來,道:“小姐,夫人出來了。”

    丁小姐連忙與周正道:“我先走了,這件事你不要與你大哥說。”

    說完,就快步走了,顯然她是偷跑出來的。

    周正看著她的背影,點點頭,這個嫂子不錯。

    周正回到周記,思索著這件事,韓鋮的面子可不是那么好給的,得想個穩妥的辦法。

    不等周正想明白,又有不速之客登門。

    胡清鄭坐在周正對面,兩只小眼睛不停的眨。

    周正給他倒了杯茶,道:“張國紀的事已經結束了,你怎么還一臉為難之色?”

    張國紀在上個月就被免爵,遣歸鄉里,這件事算是塵埃落定,胡清鄭應該不用繼續裝病了。

    胡清鄭嘆了口氣,一臉無奈,道:“上面讓你回去。”

    “讓我回去?發生了什么事情?”周正有些疑惑。他對都察院來說是個麻煩人物,沒事不會要他回去的。

    胡清鄭又嘆了口氣,道:“沒什么事,好像是新臺長上任,要革新吏治。”

    新臺長,也就是新任的都察院左都御史,曹思誠。

    周正有些明白,又問道:“都察院最近有什么事情嗎?”

    胡清鄭這個浙江道的主官做的是很心累,沒有以前那么悠哉悠哉,混吃等死,聽著周正的話,勉為其難的想了想,道:“建虜入侵寧錦,朝廷有些慌亂,聽說兵部堂官王之臣最近被彈劾的厲害,都察院的御史整天都在寫彈劾他的奏本。”

    周正眉頭皺起,道:“彈劾王之臣,為什么?”

    王之臣是兵部尚書,剛剛上任才幾天?而且遼東如此大戰的情況下,居然有人公開彈劾他,而且聽起來,聲勢還不小。

    胡清鄭搖頭,道:“不知道,不過據說王之臣要辭官了。”

    “王之臣要辭官?”周正神色微驚,兵部尚書王之臣要辭官?

    他可是兵部尚書!怎么能在這個時候辭官!

    周正還記得,王之臣在兵部與他講的不黨,不懼,不辭,不躲,不讓的五不,這就辭官了?

    胡清鄭抬頭看著他,一臉無辜的道:“他要是不辭,只怕會更亂,更麻煩。”

    周正頓時若有所悟,不管為什么那些人突然彈劾王之臣,王之臣在這個時候要是堅持不走,只怕會越演越烈,延生到影響遼東戰局。

    王之臣的五不,在這個時候完全沒有可行性。

    拋開這些,周正思索著他身邊的一些事情,周記已經在正軌,九江閣有了雛形,不需要他時刻盯著。

    不過,周正還不想再次卷到黨爭里,看著胡清鄭道:“我的病假還沒有到期,等到期了再說。”

    胡清鄭沒有強迫周正的意思,大概就是個通知,揉了揉臉,又道:“我打算辭官了。”

    周正看著他,道:“你要辭官?”

    胡清鄭雖然不是個官迷,但要他辭官,也應該千難萬難吧。

    胡清鄭不知道第幾次嘆氣了,甚至直接趴到了桌上,道:“不辭也沒辦法,朝廷是一個吃人的地方。”

    周正不知道胡清鄭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想必還是那些破事,點點頭,道:“那就辭吧。”

    胡清鄭抬頭看了周正一眼,滿是幽怨。

    周正被他看的頭皮發麻,連忙將他趕走了。

    遼東戰事緊迫,京城內也沒閑著。

    周正依舊遠離,自顧的忙著他的事情。

    周正沒事就往韓鋮的府邸跑,討教學問,討論各類的書。

    韓鋮沒有避而不見,與周正聊天,對一些書籍的內容有了些許不一樣的看法,想法,令韓鋮十分新奇。

    過了好些天,韓鋮合上周正帶來的蜀漢志,笑著道:“書者自有立意,但旁觀者不同,就像你說的,一百個人看同一本書,得到的必然不同,劉備是大忠還是大奸,劉禪是愚蠢還是聰明,仁者見仁了。”

    周正道:“時移世易,文字不褪色,但角度一直在變,即便是圣人經典各種解注也不盡相同,學生認為,書是給人看的,卻不是照著做事的金科玉律。”

    大明現在的浮夸風很重,好談經義而不重務實。

    韓鋮點點頭,笑著道:“你這幾天天天來我這,不全是為了討教學問吧?”

    周正神色恭敬,道:“不瞞先生,學生想請先生保一樁婚事,一直不知道怎么開口。”

    韓鋮一怔,找他為名為利,這保婚還是第一次。

    “是哪一家的小姐?”韓鋮有些感興趣的問道。

    周正道:“不是學生,是學生兄長。”

    周正將周方與丁家小姐的事慢慢的解釋了一遍,沒有添油加醋,也說了丁家的難處。

    韓鋮聽完,笑著道:“原來如此,君子有成人之美,改天我見見丁家老爺,若是他能賣我一分薄面,也算是功德一件。”

    周正沒想到韓鋮這么容易就答應了,當即抬手道:“多謝先生。”

    韓鋮擺了擺手,道:“就憑你找的這些孤本,這個忙,我也得幫。”

    周正真的沒想到這么順利,連忙再謝。

    韓鋮看著周正,只是微笑。

    如果是那些為名為利的來找他,連門的進不了。但這個周征云倒是例外,雖然也有些目的,卻沒那么功利。

    周正十分高興的離開了韓府,韓鋮答應了,丁家那邊應該不會繼續堅持悔婚,算是去除了周家所有人的一塊心病。

    “晚上回去告訴周老爹。”

    周正自語一句,就回轉周記。

    周正在他的二樓,看書,練字,過的倒是逍遙自在。

    京城里緊張氣氛越來越濃,建虜圍困錦州,寧遠已經十多天,二城岌岌可危,京城越發不安。

    山海關早已緊閉門戶,嚴陣以待。

    京城里的兵馬來回調動,彌漫著肅殺之氣。

    京城沒有以往那么熱鬧了,每一個人臉上似乎都寫滿了擔心。

    傍晚,周正在回府之前,被魏希莊攔住,拉在一個小酒樓喝酒。

    周正看著他有些煩躁不安的表情,道:“怎么了?”

    魏希莊自然不會是擔心遼東之事才這個臉色。

    他喝了口酒,道:“我剛從千歲府出來,聽說,九千歲準備派一些人去山海關,有我。”

    周正眉頭一挑,魏忠賢這個時候派人去山海關做什么?

    “為什么?”周正緊追問道。

    魏希莊看了他一眼,道:“運送器械,糧草。”

    周正若有若悟,湊近一點,道:“以防萬一?”

    如果寧錦失守,那山海關就是大明最后一道防線,無論如何也要守住的,這是魏忠賢的意思,怕也是天啟,朝廷的意思了。

    魏希莊一怔,沒想到周正能猜到,點點頭,道:“我們護送霍維華一起去。”

    霍維華,兵部左侍郎。卻不是兵部尚書王之臣。

    這里面的齷齪事周正不想深究,問道:“你煩惱什么?”

    如果是護送霍維華去主持山海關大局,那魏希莊只是一個陪同人員,憂慮什么?

    魏希莊猶豫了一會兒,道:“聽說,可能要殺一些人。”

    周正看著魏希莊,明白了。

    魏希莊到底還是那個驟然而起的小農民,不習慣,不喜歡朝廷里的爾虞我詐,對殺人這種事有本能的畏懼,并且,或許里面有他親近的人。

    周正想了想,道:“寧錦應該沒有問題,不會真到困守山海關的那一步,放心去吧。”

    魏希莊一怔,有些驚喜的道:“真的?”

    周正道:“袁巡撫準備了那么久,還提前得到消息,上次能守住,這次沒有理由守不住。”

    魏希莊看著周正,似乎得到了鼓舞,放下手里的酒杯,長吐一口氣,道:“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對了,再給我準備五萬兩銀子,我要帶去山海關。”

    周正現在不缺銀子,道:“好,我讓成經濟給你準備。對了,你現在培養的暗衛有多少了?”

    魏希莊道:“沒多少,十幾個吧,都歸孟賀州管。”

    周正點點頭,道:“在沈陽那邊的聯系不上,等戰事結束了,得想辦法聯系上。”

    魏希莊嗯了聲,道:“我到山海關后想想辦法,還有其他的嗎?”

    周正原本是想聯系一些西夷人,但條件還不足夠,思索一番,道:“沒有了,最近你小心一點,出格出頭的事不要做,藏一下。”

    魏希莊有些不明所以,但周正也沒解釋。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体彩投注站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