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特種歲月 -> 特種歲月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257章 鐵八連的比武大豐收

第257章 鐵八連的比武大豐收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教員看了看表,瞥了一眼張建興,輕描淡寫道:“一分二十八秒三九,還不錯。”

    “一分二十八秒三九?!”莊嚴的眼睛都圓了。

    這徐興國也忒厲害了。

    新兵第一年,跑進一分三十秒內的兵,只能用鳳毛麟角了形容。

    張建興高興壞了,上去就給徐興國一個熊抱,下來就給他擂了一拳。

    “不錯不錯!”張建興說:“沒丟你們排長的臉!我決定了,尹顯聰明年考軍校,三班長陳清明今年底退伍,你回去先當三班長,等尹顯聰考軍校如果上了,你立馬就改任一班長!當,就當排頭班的班長!等第二年我讓你入黨!第三年我給你報功,給你報考軍校!”

    莊嚴、嚴肅和劉瑞勇再次面面相覷。

    大家都不好說啥。

    徐興國更是尷尬,扭扭捏捏像個大姑娘,話都說不利索了。

    “連長其實其實”

    “其實什么啊!?”張建興樂壞了,這兵可真是給自己長臉,要知道,連隊的主官看的就是訓練。

    訓練好又服從命令的兵,絕對手手心里的寶貝。

    每一個兵從地方青年到部隊,鍛煉成一個合格的兵不難,難的是像徐興國這樣作風優良,而且訓練又冒尖的兵。

    “你嫌三班長不好?”張建興察覺了徐興國的不同尋常,在他看來,也許是徐興國覺得三班長的位置不算好。

    “我在這里給你許諾,已經是違反程序了,要知道,我回去還要和指導員他們商量的。還有,尹顯聰是老同志,也是你的班長,你總不能回去就占他的位置吧?”

    話說到這份上,氣氛愈發尷尬。

    莊嚴站在一旁,都不敢吭聲了。

    徐興國說:“連長不是不滿意我我滿意”

    “滿意就好!”張建興大為高興,“去,看看你們班長他們考得怎樣了!”

    那天早上,八連算是比武大豐收。

    尹顯聰投出了71米的成績,成功達到尖子標準程浩本身就是教導隊的教練班長,只不過犯錯被淘汰回來,他的障礙原本就是尖子水平,當天發揮正常,一分三十一秒四三,拿到了尖子。

    牛大力從當兵以來就一直鍛煉自己的力量,他也很清楚自己的能耐去到哪。

    器械這種技巧性的科目不是他的強項,射擊優秀,可是還沒達到尖子水平,其他例如戰術科目之類也不算冒尖,剩下的就是五公里和投彈這種需要耐力和力量型的科目。

    可惜五公里比武是考全連的,輪不到他表演,所以這次他孤注一擲,只報了投彈一項。

    為了投彈,牛大力已經準備了足足兩年的時間。

    在鐵八連,甚至三營,誰都直到牛大力酷愛練肌肉,天天訓練結束,只要有空就會拿著杠鈴嘿咻嘿咻地舉,一身腱子肉簡直可以去做健美運動員了。

    這一回,他終于投出了自己的最好成績73米!

    所有的科目都分上午下午兩個階段考核。

    上午是投彈、戰術、400米障礙。

    下午是器械體操和射擊。

    輪到徐興國上去投彈的時候,這家伙果然不負眾望。

    不,不光是不負眾望。

    他是震驚了全場。

    第一次投出去,已經70米。

    第二次,75米。

    第三次,79米!

    全場轟動。

    如果是老兵,這個成績也不是沒有見過,可是偏偏這是個新兵。

    師長親自點名,讓他到主席臺前,好好地表揚了一番。

    張建興黑乎乎的臉上冒著紅光。

    今天是他擔任鐵八連連長以來露臉的一次,就連團長魏雪峰也朝他豎大拇指,說他帶兵有方。

    張建興就像喝了幾兩烈酒,走路腳后跟都沒著地,渾身輕飄飄,骨頭仿佛都少了幾斤重。

    其實,連長越開心,幾個兵就越擔心。

    都知道徐興國的想法,連長現在高興成這樣,將來畢業宣布徐興國留隊,那他不得瘋掉?

    張建興這會兒早已經失去了敏銳性,他根本沒注意到,自己手舞足蹈地在場邊吼著,身旁幾個兵就像做賊一樣偷偷交換著眼神。

    到了中午,上午的比武結束,附近的步兵團尖子回到自己的部隊駐地開飯,而路途較遠的273團留下在師招待所對付一頓。

    在教導隊都飯堂后面的柴垛邊上,幾個鐵八連的兵端著飯盆湊到了一塊。

    “我說”徐興國左右看看自己的幾個戰友,“我老徐很少求人,這會兒就當求求兄弟們,別把我要留隊的事情告訴連長”

    莊嚴忍不住道:“我說你個老徐,你也不想想,連長這是對你多重視?你看連你未來的入黨、報功、當班長、考軍校,這什么都給你了,你還不愿意回去?”

    嚴肅沒吭聲,和往常一樣,他依舊保持著沉默。

    徐興國沒有馬上回答莊嚴,而是低著頭,用湯匙撥弄著飯盆里的飯菜。

    劉瑞勇忍不住了,罵道:“老徐,你特么的能不能爽快點,留這里跟回去有啥差別?難道留在這里還能給你分配個女朋友不成!?”

    莊嚴說:“就是,我覺得你可以跟連長坦白下,他跟教導隊交涉下,回去沒問題。”

    話說到這份上,徐興國也不能無動于衷了。

    “行了!”他扔下勺子,“你們別一個個把我當成罪人那樣審!我有我的想法!”

    嚴肅終于開口了,說:“那你說說自己的想法吧,戰友們又不會害你,你看,今天我們都替你瞞著呢。”

    徐興國想了足足有一分鐘,這才開了金口:“你以為我不知道回連隊的好處?別的不說,津貼費補助都比師里高15塊。可是”

    他重重地吐了口氣。

    “黨票什么我都不提了,我相信我自己去任何一個連隊和單位都能拿到黨票,可是你們有沒有想過,教導隊是不限制考學指標的,我想考中專,那樣分數線低,我把握會大很多,你讓我考大專考本科,多那么多錄取分,萬一我失手呢?難道又像一班長一樣留隊,再干一年?等提干?提干這東西你們也知道有多難!回連隊,連長能保證我拿到中專考學指標嗎?不能!一年全團才幾個指標,人家有關系的,還有比我兵齡老的都在伸長脖子等著呢!我憑什么啊!?”

    說著說著,眼圈紅了。

    “我出來當兵就想過了,上火車的那一刻,我就告訴自己,絕對不會再回到老家那個小山村了!我一輩子都不要在那里過了!我要出來,當軍官,將來我轉業可以分配在城市里,徹底改變我的命運!我請問你們,我這么想,有錯嗎!?”

    “你!”他指著莊嚴:“你家本來就有錢,你受過苦嗎?吃過苦嗎?”

    他將飯盆重重往地上一放,伸出左手,露出手背上的一道疤痕:“看看!你覺得我上面的疤痕你知道怎么來的嗎?是八歲的時候上山割豬草不小心割傷的,血流了一地,我自己用山上的草藥敷了自己就回家了,你試過嗎!?你就算不考軍校,回家依舊過著衣食無憂的生活,我呢!?我可以嗎!?你告訴我可以嗎?!”

    莊嚴只能沉默。

    徐興國又轉向嚴肅:“嚴肅,我也知道你是軍人世家。你當兵不過是一種父輩的安排”

    “我是自愿來的。”嚴肅打斷徐興國。

    徐興國愣了一下,接著道:“就算你是自愿的,可是你想過沒有,你的背景,你的資源,我有嗎!?我能像你一樣云淡風輕等著機會送上門嗎?不行!我什么都沒有!我只能靠自己!靠我自己!我不想說這些,可是我又必須說這些,因為就算我不說,現實就是現實,存在就是存在!你們和我不一樣!別用你們的想法來給我的行為做衡量,你們沒這個資格!”

    說完,一把捂住了臉,抽泣起來。

    莊嚴和嚴肅對視一眼,低下頭去。

    這一次的談話,是沉重的。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体彩投注站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