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灰燼之燃 -> 灰燼之燃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兩百三十三章:養鬼

第兩百三十三章:養鬼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天臺上落著一群烏鴉,飛顱落下來的時候,就撲棱著翅膀沖過來,用嘴去啄飛顱那大大的眼睛。

    飛顱氣的想要打滾,現在誰都能欺負自己了嗎?

    天草那個家伙,原本是個慫貨,現在都能搞出大事情,誰說自己不可以?

    “我詛咒你們!”

    “你們這幾只爛鳥。”

    “有本事變天鵝啊!”

    “有能耐成鳳凰啊!”

    飛顱一跳老高,在半空中對著這群烏鴉罵街。結果亡靈翼龍飛到,張口吹出龍炎,將所有聒噪的烏鴉點燃。

    飛顱氣的要腦溢血了,然而楚城和提紅冠跳到天臺上,把亡靈翼龍收了起來。

    楚城沒理會他,打開玻璃蓋子,跳下天井,招呼飛顱也下來。飛顱直挺挺地落地,脊骨彎曲,又彈起來,落下,彈起來。

    “守著天井。”楚城說完,帶著提紅冠往回走。

    飛顱咬牙切齒,老二,我記住你了!

    楚城回來之后,又招呼王羅生到大廳里。田小園也不肯躺在床上,她也跟著過來。她休息的時候,太乙就在套間里守護著,現在她出來了,太乙也跟出來。

    看到楚城拿出來的直徑兩米多的能源陣,太乙忍不住道:“善哉,男爵這是要死守?”

    “十五天,十五天之內,我會選擇撤退。”

    “天臺上已經開始出現僵尸了,估計用不了多久,樓梯里也會有。”林謝紅道。

    “所以我帶回這個來。”楚城指著那兩米多被切割來的陣法道:“這是一個能源提供器,我會把它安裝在這里,然后封閉升降梯和樓梯,前方在走廊中央設置屏障,利用大樓里的陣法,我們加上晶石之后,就會是一個相對堅固的堡壘,至少僵尸想要沖進來不容易。”

    “然后我們怎么走?”林謝紅問。

    楚城看著她,覺得林謝紅狀態不對,難道是對自己起了敵意?這也正常,要不是自己的計劃,王羅生也不會被困在這里。

    “我有從快活林到城門口的路線圖,撤退的時候,我們直接從大樓墻壁上跑下去,瘟疫突騎可以做到,只要在坐具上搞定固定的安全帶就行。我和格林會召喚騎兵類兵種,從這個地方一直沖到城門口。”

    “男爵,您不覺得這樣很輕率嗎?”林謝紅皺著眉問,王羅生有些不悅,然而林謝紅話都說出來了,他阻止也晚了。

    楚城坦然道:“天草還沒歸隊,我等他半個月,也是應有之義。如果你手下的隊員,你會放棄他們而離開嗎?”

    林謝紅啞然無語,如果她說是,那楚城現在就選擇走,田小園還不良于行呢。

    王羅生的隊伍戰斗力不弱,然而沒有太乙禪師,沒有對方兩個會召喚的亡靈法師,想要從無數僵尸之中沖殺出去,純粹是開玩笑。

    可是繼續等下去,天曉得岐山城會發生怎樣的危機。

    “林二,你覺得男爵在挾恩?”王羅生已經很生氣了,聲音反而冷靜平淡。

    “當然。”林謝紅道。

    “我們現在要是撤退,還不是要面對南城那些泛濫的僵尸。而且這事情是天草搞出來的,我們不等天草歸隊,這次破壞和我們又有什么關系?我告訴你的大局觀都去哪兒了?我們所有人,要護著肇事者天草離開岐山城,這才算是組隊完成的任務。”

    “人總要先活下來!”

    “那我何必來岐山城呢,在中都那邊,我可以過的很好。我又何必組建隊伍,和你們朝夕相處呢?這岐山城算什么危險,一盤散沙而已。將來要是爭的更多,你是不是就退出我的隊伍?”

    “公子!”林謝紅抬頭,看著站起來的王羅生,公子從來都不會這么重的語氣和她說話。

    “我和男爵不是什么過命的交情,然而相處日久,怎么說也是朋友了。就算將來我沒事情求他,男爵親自去銅爐圍,救回田小園,這個人情我也還不完。你就想想,如果被抓走的人是你,我該如何!”

    “我……”林謝紅想說我寧可死,可她又不是情商為0的人,這么說,會傷到田小園。所以林謝紅無法回答。

    楚城這個時候開口了,他對林謝紅道:“羅生是有決斷的人,就算是他父母,也無法操控他的人生。強如諸葛孔明,追隨先主的時候,也是先主在拿主意。直到后主登基為帝,諸葛才領丞相府,總攬蜀漢大權。”

    “女施主,你著相了。”太乙放下手中的紙袋,半袋酸梅被他吃光了。

    “我著什么相了!”

    “佛云: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有漏皆苦,寂滅為樂。”

    “什么意思?”林謝紅對佛法一竅不通。

    太乙看她什么都不明白,就道:“好多人以為,出了家,就會青燈古佛,一生常伴。日夜齋戒,心守蓮臺。那些都是假和尚。”

    “和我有什么關系?”

    “王公子又不是你的私人物品,他做什么事情,和你又有什么關系?”太乙怒道,他挽起袖子,跳在桌子上,一副要和林謝紅斗毆的模樣。

    “大師!”王羅生趕緊攔著,太乙一圈都下去,林謝紅可扛不住。

    “我和她說佛法,她和我耍無賴,真當和尚不發火?”

    “她還是小孩子。”

    “哦?”太乙摸了摸光頭,道:“要比身份證嗎?”

    楚城上去,就把太乙拉下桌子來,塞了一包瓜子給他。太乙拿了瓜子,竟然回到沙發上去,又安靜地吃起東西來。

    “林謝紅,諸行無常我不好說,但是我來岐山城之前,也沒想到會搞成這個樣子。現在我們被困,但是蓬萊的損失可以說巨大無比了。我之前的計劃都破滅了,也只能在這里等天草滄源回來。”

    “繼續。”

    “我要是靠飛的話,只能走三個人,但是我的隊伍有六個人,所以我還得從地面直接殺出去,要是羅生跟著我,沖出去的希望會更大。所以,你覺得我在利用羅生。但是你的腦子在想什么呢?我至少能跑掉三個人,你們團隊五個,都得從地面走。不僅要聯合我,最好還把快活林里所有的隊伍都聯合起來,一路殺出岐山城。”

    “現在聯絡,我們走的更容易。”

    “不到山窮水盡,快活林里其他的隊伍,怎么可能和你聯合?你還是在中都的日子混的太久了,根本不懂外面的人怎么思考。你不會以為,在這種情況下,你給他們錢,他們就肯為你賣命吧?”

    王羅生冷靜下來,道:“林二,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影響,讓我檢查下。”

    楚城聽了王羅生這話,也忽然有所感悟,他看了一眼提紅冠。提紅冠道:“鬼修是有法子慢慢影響人的,潛移默化。檢查靈魂也看不出什么問題,除非是最后爆發出來。當然這種法子也未必能一定造成什么效果,通常都是隨便試試,成也好,不成也無所謂。”

    “有什么解決的辦法嗎?”

    “沒有,這就和負面法術一樣,純粹靠抗性。”

    王羅生也去檢查林謝紅,還好林謝紅對他全盤信任,放開靈魂讓他查探。王羅生就在林謝紅的靈魂深處,找到了糾纏不休的負面情緒。

    王羅生有副職業,也是施法者,嘗試了一下,就知道無法驅散。大家聽他描述著林謝紅靈魂之中那東西,提紅冠就道:“是惡靈種子。”

    “什么玩意!”林謝紅聽這名字,就覺得毛骨悚然。

    “應該是苗華吧,她在你靈魂里面留了種子,會吸收你的情緒,慢慢地成長為一頭鬼嬰。鬼嬰的成功率很低,鬼修通常會大把撒網,反正千萬人中能養成一個就賺了。”

    “我會怎樣!”林謝紅雙拳緊握,看著提紅冠。

    “就像是婦人生產,你像是大病一場,但是營養跟的上就無所謂。你反而會因為鬼嬰的緣故,靈魂力量提升,獲得一些特殊能力。不過……”

    “不過什么?”這回是王羅生緊張。

    “通常鬼修會殺了宿主,讓鬼嬰變成真正的厲鬼。”

    “苗華……”王羅生心中憤怒,自己早就該下決心,殺了她的。

    “現在有兩個選擇。”提紅冠對王羅生道。

    “請講。”

    “第一個選擇,讓我家公子用黎明之淚幫忙凈化,但是黎明之淚你也懂。”

    “第二個呢?”

    “殺了苗華,鬼嬰長大也無所謂,林謝紅是巫師,有能力操控鬼嬰。”

    “我不要!”林謝紅聲音發顫,生孩子這種事情,對她來說太可怕了。談戀愛可以,那是甜美的事情。

    提紅冠笑了,她看了一眼太乙,道:“讓大師出手幫忙,也是可以的,只不過林姐姐會受到佛門力量的影響,也許從此之后,青燈古佛,皓首窮經呢,這個經,可就是佛經了。林姐姐這樣子,也沒誰舍得讓她出家吧?”

    太乙合十道:“善哉,尼姑暖床這種事情,是不被允許的,要殺頭。”

    他一邊說,一遍摸著脖子,仿佛已經動了邪念,戒律堂的人已經把刀架在上面一樣。

    王羅生向楚城恭恭敬敬,施了一禮,道:“男爵還請出手幫忙。”

    “我不能收錢。”楚城道。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体彩投注站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