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回到北宋當大佬 -> 回到北宋當大佬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暫時沒有,一篇 都沒有,當真沒有

第二百六十九章 暫時沒有,一篇 都沒有,當真沒有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小說網,最快更新回到北宋當大佬最新章節!

    詞作如雪片一般往眾多老夫子那里送去。

    胡瑗埋頭一篇一篇在看,不怎么樣的放到一邊,還不錯的就點點頭放到另一邊。

    呈上了詞作的士子們,一個個抬頭巴望著頭前,一臉的期待。

    倒是甘奇與趙宗漢時不時笑得前仰后合,開心不已。

    胡瑗抬頭看了一眼甘奇,可能是心中有些不平衡,開口有喊道:“道堅,到頭前來,幫老夫選一選。”

    甘奇其實是不想做這件事情的,因為其中涉及許多問題,一來是甘奇有沒有資格去評判別人文才高低,即便有資格取了個高低,許多人心中只怕也不服氣,文無第一,總有人會認為自己的詞填得更好,但是甘奇沒有選出來,就會得罪人,莫名其妙就被人恨上了也不一定。

    胡瑗是權威,他想怎么選,誰都沒話說。

    甘奇興許在有些人心中是權威,比如在甘奇那些學生心中。但是文人本就自傲自大,這是文人天生帶來的本性。更多的人可不是甘奇的學生,甚至也不是甘奇的同窗,這就真的會得罪人了。

    直白來說,不是甘奇名聲不大,就是甘奇年齡太小,連個進士都沒有中,甚至許多人都知道甘奇連舉子都沒有取過。憑著名聲出個題倒是無妨,想要憑著名聲服眾,多少還有些不夠用,今日這詩會,來人實在太多。

    甘奇可能都不知道,還沒有得到官缺的進士甘正,就在樊樓,他如今是新科進士,倒也不用甘奇帖子去請,詩會本該就有他的座位。不說甘正,就說其他一些剛剛取得進士之人,怎么可能服甘奇來評判他們的詞作高低?

    胡瑗開口叫甘奇,甘奇也不得不去,沒有辦法的事情。只因胡瑗心中的甘奇,太高大上了一些,超越了在場所有人。胡瑗心中的甘奇,自然是有資格評判在場眾人的。

    上得頭前,胡瑗直接把一大疊詞作塞到甘奇手中,讓甘奇挑選。

    甘奇皺著眉頭說道:“先生,這恐怕有些不合適吧?”

    胡瑗微微抬頭,說道:“什么合適不合適?評個詞作而已,老夫說合適就合適,趕緊的,別讓眾人久等了,今夜這么多詞作,讓我們這些老頭看,一夜過去也看不得幾篇。今天可是你把老夫請來的,可別讓老夫酒沒吃到幾口,累死在這里了。”

    甘奇想推辭,卻又推辭不了,唯有硬著頭皮翻看著手中的詞作。

    不遠的趙宗漢還在為甘奇高興,與小妹說道:“你看道堅,就差坐在主座之上了,今夜樊樓多少才俊,都得讓道堅來評個高低。”

    趙宗漢只為甘奇高興,與有榮焉。

    卻是趙小妹聞言皺起了眉頭,答道:“兄長,你看甘先生的面色,可不是高興模樣。”

    “如此榮耀之事,道堅還有什么不高興的?”趙宗漢有些疑惑。

    “兄長,今夜樊樓聚集了整個汴梁城的年輕才俊,其中不乏新科進士,甘先生此時是被放在火上烤著呢,不知有多少人心中暗自不服氣。”趙小妹聰慧非常。

    “什么?不服氣?憑什么不服氣?道堅多大的才華?文武雙全,不知比在座之人高明了多少。”趙宗漢不快說道。

    “唉,東華門外唱名的才是好男兒,不唱得大名,多大的名聲與才華,又有何用?”趙小妹一語中的。

    “哼,過不得多久,明年,明年道堅就唱個大名給他們看看。”趙宗漢信心百倍。

    趙小妹卻是滿臉擔憂。

    甘奇一篇一篇在選,高低標準,甘奇倒是有的。后世的教育,詩詞學了無數,都是名傳千百年的大作,這就是審美的鍛煉。真要說文學審美上,后世那些認真的學生,比這個時代的文人,審美興許更高。因為后世的學生,許多人一輩子壓根就沒有見過差的古詩詞。若是問問后世的學生,讓他們背一首好詩詞,大多張口總能來幾首。但若是讓他們背一首差的詩詞,幾乎沒有人能背出來。這就是審美標準。

    所以,甘奇的審美標準有點問題,問題在于甘奇的審美太高了。怪只怪甘奇也沒有看過差的詩詞,甘奇心中,隨便一想,就是柳永、蘇軾、李清照、周邦彥、陸游、辛棄疾……

    甘奇也只讀過這些人的,用這標準來做評判,那還能有得好?

    一篇一篇的看,甘奇心中所想:這他媽都是什么玩意?

    不得片刻,胡瑗抬頭問甘奇:“有沒有佳作?”

    甘奇搖搖頭:“暫時沒有。”

    又不得多久,胡瑗抬頭又問:“有沒有佳作?”

    “沒有,一篇都沒有。”甘奇一邊翻,一邊答著。

    “怎么能一篇都沒有呢?總有些不錯的吧?”胡瑗又問。

    甘奇鄭重其事回答:“先生,當真沒有。”

    “不可能吧?”胡瑗有些不敢相信,抬手拿過甘奇刪選過的一些詞作,翻看兩下,說道:“這篇,還不錯,這篇還可以。”

    甘奇一看,又看了看胡瑗,心中只想:這老頭是沒見過好東西嗎?這也算不錯?

    “先生,這篇上闕不錯,下闕卻寫得敷衍,狗尾續貂,幾句好詞而已,當不得佳作。”甘奇解釋道。

    “嗯,有點道理,那這篇呢?老夫覺得還可以。”胡瑗又翻出一篇。

    “先生,這篇空有文字寫景,沒有感情其中,只算一般,當不得上佳。”甘奇這是把每個人都當做蘇軾李清照來比了。

    胡瑗又點點頭:“嗯,也有道理,你繼續選。”

    甘奇手中的一大疊,選完了,往胡瑗身前一放,說道:“先生,學生這一疊里,沒有一篇佳作,學生先回案落座了。”

    胡瑗點了一下頭,看著甘奇轉身回去,搖了搖頭,與一旁的龔博士嘆道:“此子非常人啊,倒是我等落俗套了,看來要把剛才的詞作都重新選一遍。”

    龔博士興許是多吃了幾杯,笑道:“先生,您老一天要把這甘道堅拿來夸八百遍。”

    胡瑗聞言嘿嘿笑道:“夸一千遍也不為過。”

    龔博士也笑道:“先生,眾人萬般好,不及甘道堅萬一啊。以往看書里記載,說那曹植曹子建一人獨得天下八斗之才,如今出了個甘道堅,怕是也差不得多少了。”

    胡瑗看著龔博士,雖然知道他是在打趣,還是捋著胡須欣慰不已。

    胡瑗是在欣慰,龔博士也知道甘奇在儒學之上有非凡的見地,非比尋常。

    但是,這滿場無數人,皆看得甘奇拿起一大堆詞作,卻是一篇都沒有選,一個個面色深沉,一雙雙眼睛盯著甘奇看去。

    甘奇這是什么意思?仗著名聲,踩著被人顯出自己高明?

    &/div>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体彩投注站app